比特币的中国故事(一)

分类:比特币的中国故事浏览量:41发布于:1周前

    这是一篇来源于2015-01-05GQ实验室发布的文章,虽然发布时间距现在五年之余,很多事情的发展变化与文章所设想的差距甚大,但这一篇文章对于BTC在中国的发展依旧有很高的阅读价值。
比特币的中国故事

    达拉特旗的夜晚十分寒冷,气温大约在零下10摄氏度。一片像被核弹轰炸过的光秃秃的沙地上,十间厂房里的上万台“比特币矿机”昼夜不息地运转着,在寂静的夜空里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它们闪烁着惨绿色的光芒,像《黑客帝国》中的矩阵,充满科幻感;也像狼的眼睛,满溢贪婪。
比特币的中国故事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矿场,一年能产出13万个比特币。在比特币币价最高的时候,这相当于一亿多美元。

    比特币矿场比金矿更好的地方在于:不用缴税。这里最大的成本来自于电力,每年500万千瓦——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一个月的用电量。

    我是第一个正式拜访这里的外人。矿场的所有者们担心政府会因为“节能减排”或别的原因关掉它,一直讳莫如深。在工商注册中,矿场的公开名称是“内蒙古毅航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

    矿场所在的达拉特旗是鄂尔多斯市以北70公里的一座小城。火力发电厂的巨大烟囱冒着青烟,煤车往来不息,风沙常年不停,整座城市呈现一种灰蒙蒙的颜色。

    从鄂尔多斯开始讲述比特币的中国故事再恰当不过了。过去十几年,这座城市最集中地记录下中国煤炭业里发生的贪欲、投机、大起大落以及人性的挣扎。这一切又在过去两年的比特币市场上浓缩、重演。

    鄂尔多斯的比特币矿场并非只在称呼上与传统采矿业相似。自从2013年中国人大量进入比特币世界之后,这个充满理想主义的虚拟货币迅速变成了世俗财富拼杀的工具。热钱蜂拥而至,有人暴富,有人亏空,围绕着比特币产业的每一个链条都被竭泽而渔式地开发。

    中国人率先把挖矿做成了一笔大生意。在比特币的系统里,挖矿可视作一种抢答题游戏——每十分钟,比特币系统会将需要处理的交易信息打包成一个区块(block),相当于一道抢答题,矿工抢答到的几率与持有的算力成正比。达拉斯旗的数万台矿机,就是专门设计用于求解的计算机。

    在比特币这个高技术、高度互联网化的理想主义王国里,“挖币”是最容易产生大量财富但缺少技术含量的一环。它能带来经济利益,但无益于比特币的应用和进化。

    中国人迅速发现这个最容易变现的部分——挖币、卖钱,并将这种最基础的生产方式垄断在手里。这是比特币在中国被世俗化的起点,世俗化的高潮,则是2013年11月开始的中国买家哄抬比特币价格。

    2013年以后,中国人是世界上最热衷挖矿和交易比特币的人群;七成以上的矿场和交易都发生在中国。最夸张的一个月里,被媒体称作“中国大妈”的买家,将约100亿元人民币用于比特币交易。

    如今,2013年末的狂欢已经过去了,但比特币世界仍然充满了令人咋舌的财富故事。2014年11月1日,我刚开始试图了解比特币,当天,比特币的中国期货交易刚刚开通,每个比特币的价格是1900多元。一位业内人士建议我适时期货,我拒绝了。10天以后我得知,假如我当时投入10万元,再辅以杠杆,它的价格会变成100万元。

    不过,又过去20天,等到我坐下来准备写作时,这笔突然出现的钱又快速地跌落,消失。这就是在比特币世界里天天发生的故事。

    站在这场繁荣的末尾回望,我难免想起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美国作家刘易斯在《为繁荣辩护》一文中所写的话:“一场没有欺骗的繁荣,就像一条没有跳蚤的狗一样。”

    2011年,一群向往技术桃花源和货币民主的年轻人——他们包括科幻作家、因涉黄而坐牢的有声书公司老板、起点网写手,充满兴奋地站在比特币世界门前,决意向中国普及这种新兴的虚拟货币。

    这是比特币在中国的故事的开头。它带着理想主义出生,因贪婪而疯狂生长,随走入迷惘而收尾。最终,中国玩家使比特币逐渐成为它自身价值的对立面。

    自由的先声

    在中国的比特币圈子里,吴刚是最早接触比特币的那个人。

    2009年6月,在一家P2P存储网站任CTO的吴刚收到一封邮件,里面介绍了比特币系统。吴刚将挖矿软件下载下来,随手在公司的电脑上运行起来。

    吴刚:比特币钱包HaoBtc和比特币银行OpenBlock的CEO。2009年接触比特币,在2011年交易比特币,2013年挖矿的风潮中赚了大钱,开始四处投资、四处亏钱的“比特币甘道夫”历程。

    比特币的发明者叫“中本聪”——这是一个代号,真实身份无人知晓。2008年万圣节,“中本聪”用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向世界介绍了比特币。它的使用就像电子邮件,你可以给世界上的任何人发送一定数量的比特币。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成了世界上第一个比特币矿工,挖出了第一个比特币。

    比特币没有中央服务器或托管方,这意味着没有一个像“中央银行”的发行者可以控制它。交易的验证和记录及整个系统的维护都由矿工进行。吴刚琢磨了两天,越想越觉得比特币充满无限可能。

    比特币不能被任何个人和机构劫持,因此是自由的货币;由于2100万个比特币在30年内逐步产生,并依照算力分配给维护系统的矿工,又是民主的货币;且由于总量有限,它不会通货膨胀,购买力全由市场决定。

    “自由、民主的货币;一个公开,不可被攻破的数据库。”吴刚总结初遇比特币时的理解。但他又觉得比特币的普及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挖出7000个比特币后,他关掉了电脑,抽身而退。中国人暂时缺席比特币的实验。

    在西方世界,比特币从一出生就带着强烈的价值观,并很快找到了第一批死忠——自由主义者。

    2012年,比特币的大事件是豪猪自由节,它是自由州项目(FreeStateProject,FSP)的活动之一。FSP是一个成立于2001年的政治移民项目,其目的是招收至少2000名自由主义者移居到新罕布什尔州来建立一个自由主义思想的据点。

    比特币成为这个活动的首选货币,并在FSP社区成功获得应用,上百名自由主义者聚集在新罕布什尔州北部附近的白山,通过比特币支付衣食住行的费用,有人甚至用比特币来销售一辆二手车。

    豪猪自由节的联合组织者VanessaVine说,比特币和FSP是一个完美的结合,因为都代表着去中心化和独立。一旦达到2万名会员的目标,比特币有望成为一个地区的主要货币。

    在2013年以前,比特币的玩家群被认为是一帮手持科技利剑开拓通往自由之路的理想主义者。中本村骰子的创始人ErikVoorhees出席了豪猪自由节,并参与了一个比特币小组的讨论,主题是:如何颠覆你的政府。

    当时,一个标准的比特币聚会是这样的:2013年5月在美国圣何塞召开的比特币2013大会(比特币圈内高度专业化的会议)上,主持人为了炒热气氛,在宣布开幕时喊道:“民主党人,来一点儿声音!”掌声稀疏。

    “共和党人,来一点儿声音!”应者寥寥。

    “自由主义者,来一点儿声音!”全场观众顿时沸腾起来。

    就在美国比特币先驱们醉心于这种新货币的价值观的同时,刚刚进入比特币世界不久的中国人,开始开发它作为财富游戏道具的另一面。

    --未完待续--

gg

标签:比特币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来回答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

关注我们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给站长一点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