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的中国故事(二):白手起家的那些人

分类:比特币的中国故事浏览量:39发布于:1周前

    疯狂前传

    张楠赓已经不记得2011年他是怎么接触到比特币的。当时他正在北航读研,学集成电路设计,就像许多工科男一样,生活很无聊。他经常用动漫来打发时间,一年能看500多部。

    开始接触比特币的日子,是张楠赓最开心的一段时光。他爱在国际论坛上跟老外聊天,讨论比特币技术和价值观。

    基于专业优势,他利用课余时间做了些专门用于挖比特币的机器FPGA,主要卖到国外,一年能赚十几万元,也渐渐有了些名气。由于注册名叫“ngzhang”,他的外号是“南瓜张”。
张楠赓

    张楠赓:江湖人称“南瓜张”;世界上第一台ASIC矿机“阿瓦隆”的发明者。资深动漫宅男。

    当时,比特币仍然是西方世界刚刚兴起的一种充满价值观色彩的新兴技术,对一般中国人来说还很遥远。南瓜张也没太当回事。他的第一代矿机命名为伊卡洛斯(Icarus),据说因为买家是外国人,所以取了个希腊神话人物的名字,但产品的背景图却是个性感动漫女孩——动漫《空降之物》的女主角伊卡洛斯。

    2011年那批进入比特币世界的中国年轻人,跟南瓜张都有点儿像,爱幻想、有好奇心。

    长铗原名刘志鹏,2011年建立了国内最早的比特币论坛和资讯网站“巴比特”。在此之前,他是一名科幻作家,从2006年开始连续三年获得中国科幻小说最高奖项银河奖。

    不过在现实中,他是南宁国土资源规划院里的一名公务员,名义上搞金矿普查,主要的精力却耗在酒局、应酬上。他的科幻写作越来越晦涩,逐渐停顿。2011年,在生活的分裂感逐渐扩大时,他获得了比特币的信息,并坚信又找到了梦寐以求的桃花源。

    最初对比特币好奇的人不全是极客,也并不是自由主义者,但他们大多带点理想主义气质。

    刘志鹏:比特币资讯网站“巴比特”创始人。笔名“长铗”,三届中国科幻界最高奖项银河奖得主。

    2003年夏,17岁的刘志鹏完成高考,看到报纸说桃花源遗迹在隔壁的新化县城,于是效仿陶渊明笔下的渔夫,从家乡邵阳市徒步一百余公里跑去探访。他带了点儿钱,走了两天,一路上吃住都在沿途的农户家,最后在奉家山一个山洞里找到一只碗。他带着这只碗又走回邵阳,交给文物局,还得到了领导的表扬。

    “长铗”是什么意思呢?晋诗有云:“长铗鸣鞘中,烽火列边亭”。疏朗飘逸、不安于室,总之一股不愿意成为普通人类的劲儿。

    跟长铗一同创办巴比特论坛的吴忌寒被圈内人称作“比特币布道者”。他是北大金融系的毕业生,在读大二时就思考过“去中心化货币”这种问题。后来,在风投公司做分析师和投资经理时,他翻译了比特币圣经——“中本聪”的白皮书。

    被新奇的比特币游戏吸引的还有谢坚。他在上海做过程序员,在小县城靠卖水表赚了人生第一个一百万,同时还是个网络写手。

    读大学时开始,他以“疯狂小强”的名号在起点中文网上码字,专写科技小白成长为黑客的故事,多的时候一个月能赚几万块钱。

    2012年,他开始组织论坛讨论比特币,并把比特币写进了自己的网络小说《超脑黑客》。

    更传奇的是龚鸣。他是奥地利经济学派的信徒,是哈耶克“货币非国家化”理论的拥趸。他最为引人注目的身份是“动听中国”有声读物的老板。公司制作的有声书《少妇白洁》及《金鳞岂是池中物》,让他因“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获刑3年6个月。在狱中度过一年多时间后,他被提前释放,以“暴走恭亲王”的笔名翻译了大量国外有关比特币的资料和报道。

    一位圈内人对这批中国最早的比特币玩家有一个判断:“比特币就是场革命,参加革命的,都是帮一无所有的人。”在琐碎庸常的现实世界,他们是小人物、“宅男”,但心中装着对“桃花源”的向往。

    彼时,比特币还完全没有显示出什么金钱诱惑。他们作为先行者,为比特币在中国的普及而工作。2013年中国比特币元年就要到来,这些年轻人离比特币给他们巨额回馈还差两年光阴。

    财富端倪

    比特币在中国的财富故事,始于南瓜张一个略带意外的发明。

    2011年,南瓜张把FPGA电脑卖给外国人时,他并不认为这有多了不起,于他而言这就是一个勤工俭学的项目。

    2012年6月,美国一个开发比特币挖矿机的机构“蝴蝶实验室”声称,他们准备研发一种功能远胜过现有水平的挖矿机器ASIC。

    网络理想主义者南瓜张嗅到了一丝危险——这意味着比特币生产有被垄断的可能。

    比特币系统有一个设定,那就是51%攻击。如果某个挖矿者掌握的运算能力超过整个比特币世界的51%,他就能对交易记录进行篡改。蝴蝶实验室研发的新机器,使他们可以轻松拥有这个运算能力。这会毁掉比特币世界。

    据南瓜张自己解释,纯粹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他决定自己开发ASIC挖矿机,并将它们卖给其他用户,对抗可能出现的垄断。他将新机器命名为“阿瓦隆”,这是亚瑟王传说中“天佑之岛”的名字。

    2013年1月31日,在美国的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JeffGazik收到从中国寄来的一个巨大包裹。他从办公室请假回家,用网络直播了整个拆箱过程。这就是第一台阿瓦隆矿机。

    南瓜张为自己解决了比特币世界的危机而自豪。他造出来的是一个可以产生巨大财富的工具。第一批生产出来的300台阿瓦隆矿机意味着每天近4万美元的收入,但南瓜张没有选择囤着这些印钞机,而是将它们零售往世界各地。

    “我至今很自豪的一点是,我们挡住了这个诱惑。”他说。

    事后证明,拿到阿瓦隆矿机的人都发了财。由于巨大的挖矿能力,阿瓦隆矿机在市场上一度被炒到了40万元人民币。其中,吴刚是少数极为幸运的那批人——他一次买了十台。

    中国人的比特币财富神话在这里才刚刚开始。继南瓜张之后,中国的天才少年烤猫成了世界上第二个造出ASIC矿机的人。

    烤猫本名叫蒋信予,是中国科技大学2001届的少年大学生。2012年8月,他在深圳成立公司,宣布制造ASIC矿机的计划,并通过一个“虚拟IPO”项目在线筹款,按照0.1比特币一股的价格,发行了16万股。购买股票者可以分红。

    吴忌寒与小强各买了15000股和12500股。当时比特币还不算值钱,这笔投资大概在6万元左右。

    小强那时候正埋头写小说,投资之后就没再管事。等他把带有比特币元素的网络小说《超脑黑客》写完后,烤猫矿机已经顺利问世,而小强意外地发现,他像笔下的主人公一样,因为比特币成了千万富翁。

    烤猫用自己开发的矿机开矿,开创了比特币世界第一个由ASIC矿机组成的矿场。从2013年2月底起,仅一个月,烤猫就让股东们收回了成本。到2013年7月间,这座矿场每个月都能挖出近4万个比特币,价值上千万人民币。

    在巨额的分红刺激下,烤猫公司的虚拟股票直线上涨。2013年7月,每股的价格已经从0.1个比特币上涨到5比特币一股。创办仅一年的烤猫公司市值超过1.3亿美元。

    因为这笔投资拥有了千万身家的吴忌寒,在2013年4月辞掉投行工作。与同事们告别的场面稍显尴尬。他曾把烤猫IPO的项目介绍给同事,但只有一个同事看在他的面子上象征性地买了两千块钱。在他们的理解中,比特币是一种不可靠的玩意儿。

    2013年新年后,小强作为股东,在深圳拜访了烤猫那如印钞厂一般的矿场。烤猫矿场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矿场内乱糟糟的,温度比室外高了至少5度,巨大的排风机呼呼地转着。

    谢坚:小强矿机创始人。笔名“疯狂小强”,曾在起点中文网发表“超脑黑客”等三部网络小说,专门写电脑小白逆袭成黑客高手的故事。

    让小强觉得充满反差感的是,矿场左边是一个服装厂,里面熙熙攘攘灯火通明,工人们紧张忙碌地将一匹匹布裁剪成各种形状,最终制成款式各异的服装;矿场右边则是一个电子厂,各种精密仪器全速运转,将一个个元器件组装成电脑主板。

    “我站在世界最前沿,就在这个看着非常不起眼的地方。”谢坚在日志里写道。

    两边偶尔有人从矿场路过,眼中露出带点儿疑惑的目光,周围的大部分的人们对比特币尚一无所知。矿场遭过一次贼,但小偷显然不懂这些矿机的价值,错过了致富的绝佳机会,把服务器里的CPU和内存条偷走了。

    ---未完待续---

gg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来回答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

关注我们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给站长一点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