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的中国故事(三):矿机生产商的中国式厮杀

分类:比特币的中国故事浏览量:26发布于:1周前

    2015GQ实验室发布的文章的第三部分。现在从上帝视角看起来觉得那么可笑,然而当时,能认识到比特币价值的有几人?比特币价格到达1242美元,超过黄金的时候,市场普遍认为这是泡沫。谁会想到仅仅两年后,比特币就突破了19000美元?时代的局限性在这篇文章里体现的淋漓尽致,但我们不必嘲笑,因为在当时,我们绝大部分人即使偶尔看到了和听到了比特币的相关新闻,我们甚至都没有去查一查啥叫比特币。

    违背初衷

    南瓜张和烤猫的成功,成为中国比特币圈的头两张名片。中国人第一次展示了在比特币世界的影响力,并且一出手就摧枯拉朽,仿佛一头大象闯进了瓷器店,彻底颠覆了比特币挖矿行业。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财富故事强烈刺激了中国人,这比他们此前所做的所有普及都有效得多。许多中国人蜂拥而至,试图复制他们的成功。

    2013年5月,一个来自浙江的投资人找到吴忌寒,说服他放弃了去欧洲读商学院的计划,成立比特大陆,开始蚂蚁矿机项目。

    6月,做机顶盒的深圳商人廖翔开始关注比特币矿机,10月,他开始了闪电矿机的项目。

    2014年春节后,小强也决定做矿机。

    资本接踵而至——龙矿矿机、花园矿机、氪能矿机、宙斯矿机、西部矿机……十多个新的矿机厂商加入了混战。

    随着成千上万台ASIC矿机在生产线上被制造出来,比特币世界的算力如加满燃料的火箭般腾空而起。

    比特币世界很快明白了中国人的加入意味着什么——两年里,比特币的全网总运算能力增长了1.2万倍。

    “中本聪”在设计比特币时,也许并没有想到中国人对挖矿会有这样炽烈的热情。

    在他原本的设计中,挖矿并不是重点,只是维护系统运行的一个附属品。早在2009年12月12日,“中本聪”就曾表示,不希望用户采用运算能力更高的GPU来制造矿机并挖矿。

    “我们应该有一个君子协定,推迟使用GPU的军备竞赛,这样会对我们的网络更有好处。这样我们更容易获得新用户。现在人们只要有一块CPU就可以参与公平的竞争,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全网运算能力的飙升,使个人挖矿变得毫无意义。比特币世界的运算能力,本质是获得比特币的能力。而中国人垒砌的算力长城关上了比特币世界的一扇大门——个人打开电脑就能进入比特币世界体验一番的时光一去不复返。越来越多的比特币用户不得不关掉计算机。

    这是一件颇为讽刺的事儿,挖矿行业在中国人的加入后迅速壮大,却越来越成了寡头的专利。

    龚鸣认为这个趋势无疑背离了比特币设计的初衷:“‘中本聪’当年之所以设计挖矿,其原意是希望每一个比特币钱包的拥有者都能够参与整个系统的决策机制。这就是‘中本聪’试图完成的最大限度的民主和去中心化。集中挖矿的机制并不是一个可取的方向。”

    就像世界大战一样,挖矿业变成了刺刀见红、尸骨累累的残酷战场。在竞争之下,烤猫迅速从矿场的霸主地位跌落。到2013年10月,烤猫矿场占全网算力不到5%,并一路走低,由于分红骤减,烤猫的股票也从每股5比特币迅速跌回0.1比特币,后购买股票的股东开始对他进行咒骂。

    到了2014年上半年,军备竞赛的发起者——矿机生产商在这场厮杀中也无法幸免。由于矿机迭代越来越快,廖翔发现他的矿机尚在生产线上,就已经遭到淘汰。

    廖翔意识到矿机行业正在变成一条贪食蛇,吃掉对手后终将伤害自己。他呼吁同行们进行“算力裁军”,但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事情正在走向一个死循环——由于个人挖矿没有前途,矿机商一再减价也普遍面临滞销,为了避免矿机在仓库中变成废铁,矿机商只好用来自己挖矿,但这又会让算力再攀新高……

    2014年11月1日,在深圳比特币峰会上,小强告诉我,由于持续亏损,他已经关停了矿场,并试图转让,年初的600万投入如今只剩200万。他还透露,烤猫正承担着1万4千张矿机芯片滞销的压力。

    随着矿机迭代,耗电量增加,电价占到了采矿成本的80%甚至更高,矿场主们开始寻找更便宜的电价。

    鄂尔多斯正是因为这个优势而成为理想选择。传统煤炭业使这个内蒙古城市的电力过剩,因而价格低廉,这为新时代采矿业提供了便利。

    财富过山车

    与中国煤炭业的情况类似,疯狂开采的背后,其实是比特币价格的突然飙升。2009年末,一个比特币尚不值0.1美分,但到2013年末,它已经比一盎司黄金更贵。

    一个公认的观点是,在比特币上涨至1242美元的历史高点的过程中,中国比特币交易者功不可没。据南瓜张透露,仅仅2013年11月,中国人用于比特币交易的金额是100亿元人民币,这相当于此前全世界所有比特币的总价值。

    中国炒家当中,最有名的当属李笑来,他曾是新东方的英语教师。在2011年,李笑来以不到1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购入了2100个比特币,在反复交易后,2014年3月他接受媒体采访时宣称自己持有六位数的比特币,并被称作“中国比特币第一人”。同时,这也意味着他已成为亿万富翁。

    吴刚是另外一个典型,自从2009年短暂地体验过比特币后,他在2011年再次入场,花了30万元人民币购买比特币,理论上,这笔投资如今至少让他获得了百倍的盈利。

    在2013年的头11个月里,比特币看上去确实是一个稳赚不赔的投资项目。每个币的价格从年初的13美元开始平稳上涨。11月29日13点30分左右,比特币的价格涨到历史最高水平:每个1242美元。

    而同一天,一盎司黄金的价格是1241.98美元,那一刻,比特币成了名副其实的数字黄金。

    佛罗里达程序员Laszlo肯定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2010年春天,他曾经用一万个比特币买了两个比萨。日后忆及这笔买卖时,Laszlo说,比萨味道不错,就是有点儿贵。

    那时,比特币更像是一个有趣而廉价的玩具。同在2010年,工程师GavinAndresen花50美元买入了一万个比特币,并创建了名为“比特水龙头”的网站,毫无理由地向人们散发比特币,纯粹为了好玩儿。

    中国人彻底改变了这个玩具的命运

    2013年之前,世界比特币交易主要由日本和斯洛文尼亚的两个交易所把持。

    2013年之后,OkCoin和火币网两家国内交易所成立,伴随着比特币的圈子里流传的一夜暴富神话,他们的市场份额开始飙升。

    2013年11月17日,中国比特币交易平台BTCChina交易量突破8万比特币,占全世界交易总量的43%。

    比特币一路高涨的同时,媒体开始井喷式报道,其中包括中央电视台等权威媒体,这又进一步拉动了中国比特币交易者的热情。

    广为流传的一个故事是,一个著名的比特币炒家,在2013年年底光景最好的时刻,几乎睡在交易所门口,为了方便交易,他直接持银行卡让交易所的工作人员为其支付,在价格狂涨的11月,他每天可以狂赚200万元。

    中国交易者的热情令世界动容,《牛津英语词典》表示,他们准备把“Tuhao”、“Dama”作为单词进行收录。

    比特币赤裸裸地蜕化成金钱游戏的工具,OkCoin的联合创始人何一并不意外。她认为中国人热钱多而可投资渠道太少,比特币作为一周七天二十四小时无休的交易品,受青睐并不奇怪。

    然而,仅仅一个月之后,泡沫破灭。2013年12月,比特币价格暴跌近一半,之后的2014年币价继续下挫,这一年的大部分时候,币价始终在2000元左右徘徊。

    龚鸣说:“怎么炒上去,就会怎么跌下来。”

    在比特币圈内,交易所的散户被称作“韭菜”。据交易平台火币网2013年11月透露的数据,该平台总交易额大于1000万元的贵宾用户40%为女性。这些交易用户被业界称作“中国大妈”。南瓜张估计,在一个月的暴涨和暴跌之间,中国大妈们投入100亿的金额,三分之二都被少数炒家收割。

    但比特币的中国式疯狂并没有结束

    2014年11月1日,OkCoin、火币网、796等中国比特币交易所推出了期货式。

    由于允许做空,期货的出现让币价下跌看上去似乎不再成为一个问题,高杠杆的刺激让玩家掀起了新一轮的狂欢。中国各比特币交易市场不断刷新交易量纪录。

    有过投行工作经验的吴忌寒对此冷眼相望。他认为在比特币原本波动就很大的情况下,再设置高额杠杆,显得过于激进,尤其是在没有任何政府监管的前提下,更容易出现风险。

    吴刚则直言不讳地指出,现在中国的比特币期货市场就是一个赌场。

    一位著名的“赌徒”在2013年净赚9000个比特币,又在2014年2月初一次赔光。

    他以开发矿机为名,筹集了一部分资金并且用于交易,赚到钱再将资金退还。但不久前,他又一次因为期货交易而破产了。

    虽然供职火币网,但墨不一对炒期货并不赞成,“我一般不做期货,期货很危险,加上高杠杆很容易爆仓。”

    墨不一:火币网旗下digcoin(一个挖矿项目)CEO,BTC123创始人;中国最早的大矿工。2011年,他投入70万,在上海郊区部署了当时全国最大的GPU矿场,每月能挖一千多个比特币。

    墨不一表示,在目前这种价格波动幅度下,剩下来的就全是投机和赌博的人,这已经背离了比特币的初衷。

    龚鸣则认为,在中国的比特币交易所里,期货游戏比赌博更可怕,是一个负和游戏,因为赌博尚存在概率,中国比特币期货市场因为恶意坐庄的存在,散户几乎没有赌赢的可能,而庄家到最后免不了完蛋。

    “我不会玩期货,为什么,我是德隆出来的,德隆号称是中国最后的庄家股票,但是倒掉了。任何坐庄最后都会死掉的,除非你赚到钱以后退出了。坐庄你必须控制局面,让它涨就涨,让它跌就跌,怎么控制局面?钱。但问题是你不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你迟早有一天会碰到比你更牛逼的,它可能是资本大佬,比你更有钱,到时你就会变成另一棵韭菜。”

    当比特币越来越成为投机者的狂欢,曾经凭热情义务普及比特币知识的龚鸣越来越心灰意冷。

    “我现在不愿意去提比特币了,我过去翻译了很多文章,向很多不懂的人介绍了比特币,但是我把他们拉过来,他们就成为韭菜,结果我就成了一个帮凶。”他说,“这个体验是很悲凉的。”

    比特币在中国,逐渐变成它自己所反对的东西。

    在不多的发言中,“中本聪”曾经阐述:传统货币最根本的问题,是信任。央行必须让人信任它不会让货币贬值。银行本应该帮我们保管钱财并以电子化形式流通,但是他们放贷出去,让财富在一轮轮的信用泡沫中浮沉。

    这段话发表于2009年,当时,金融危机与通货膨胀像一块巨大的乌云笼罩着整个世界。正是在这种情绪下,人们才对比特币的出现感到欢欣鼓舞。

    但现在,中国的比特币市场正出现在“中本聪”初衷的对立面——泡沫堆积。而比特币的信用在泡沫的反复膨胀-破灭-膨胀-破灭中迅速散失。

    ---未完待续---

gg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来回答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

关注我们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给站长一点鼓励